韩国媒体猜测朝鲜核武器进程 分析背后主管机构,,

韩国媒体猜测朝鲜核武器进程 分析背后主管机构,,

2018-02-19 21:37 作者:小编

随着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逝世,韩美日等国对朝鲜核武库的担忧和猜测又骤然增多了。朝鲜现有核武器存放在哪里?由哪些部门具体负责?种种疑问让韩美情报机关伤透脑筋。韩国媒体20日设想了朝鲜核武可能所处的不同阶段,并据此猜测谁才是朝鲜核武的“监护人”。 韩国媒体报道称,金正日的离世,可能引发外界对朝鲜现有核武器及生产体系失控的担忧,如果朝鲜陷入混乱并失去体系控制能力,核管理将变得非常困难。美韩情报部门认为,朝鲜进行过的两次核试验并不算完美,所获得的经验也不足以实现核爆炸装置的实战化,这意味着朝鲜核武器当前仍处于开发阶段。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朝鲜主要的核资源应该在主管核生产设施的劳动党下属军需工业部(前机械工业部)的掌握之中。

据韩国国家情报院的信息,从形式上看,军需工业部受国防委员会和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双重领导,但长期以来归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亲自掌管,身为军需工业部长的朱奎昌是各类军工生产的第一责任人。韩国学术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核武器是平壤的生命线”,因此媒体猜测即便朱奎昌无权处置核武器,那他至少也知道核武库的钥匙在谁手里。此前韩国一媒体曾披露,1985年,朝鲜劳动党曾成立了直属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第131指导局,它全权负责核武器开发事业,甚至能直接从人民军划拨部队进行铀矿石开采和设施保卫工作。考虑到该机构在21世纪初以后便从朝鲜公开出版物上消失,且其工作方向完全与军需工业部重叠,不排除第131指导局已被兼并。

韩国舆论近来又出现一种声音,那就是朝鲜军方也可能是“拥核者”。韩国自由先进党籍国会议员朴宣英新近透露,朝鲜在平安北道宣川市东林郡运行的铀浓缩工厂可以为人民军提供战术核武器。一名跑到韩国的朝鲜高级人士也表示,朝鲜军方将去年10月平壤阅兵式上公开的中程弹道导弹称作“核导弹”,“已经部署到江原道的部分部队中去了”。韩国媒体分析称,如果核部署已经完成,那么管理权将移交军方。这种情况下,人民军总参谋长李英浩对于核武器的使用也起到很大影响。

保存实力

朝鲜“备份”核武体系

美国原子能科学家联盟(FAS)的观点认为,朝鲜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实施核武器开发计划,最迟在2002年左右获得简易的核爆炸装置。韩国国防研究院曾测算过,朝鲜目前公开的武器级钚有37公斤左右,制造一枚战术钚弹只需6公斤钚,因此朝军在理论上具备实战化操作低当量核武器的能力。据韩国国家情报院掌握的信息,朝鲜在国内18处建有22座核设施,这些设施包括铀矿、精炼厂、核燃料工厂、核反应堆、回收设施以及研究机构,不少设施功能明显重叠,但朝鲜基于保存战争实力的考虑,依然积极进行军事核工业的“备份”。

核心部门

朝鲜炮兵指导局

另据美国某军事新闻网站透露,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所属的炮兵指导局(AGB)控制着该国几乎所有的弹道导弹,它获得新装备的优先权、保障力度同负责平壤安全的护卫总局、第105、109坦克师看齐。据报道,朝鲜炮兵指导局所属部队拥有至少1000枚弹道导弹,其中包括一些射程达3000多公里的中程导弹。韩国国防部甚至推测它曾多次试射过“大浦洞”系列洲际导弹。虽然尚不清楚朝鲜能否造出安装到弹道导弹上的核弹头,但分析人士认为朝鲜离这一目标已经非常接近。再加上,“劳动-1号”、“飞毛腿C”等弹道导弹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朝鲜当前最有效的核运载工具,因此炮兵指导局的地位不容忽视。

美韩多套预案防朝鲜核武

最近几天成为美日韩对朝鲜监视机构最繁忙的时期。从太空卫星、天上各种侦察机到地面雷达和人力情报收集,美日韩情报机构动用了各种手段。尽管至今未发现朝鲜军队有异常动向,但这三国仍不敢掉以轻心。更让三国情报机构烦心的是,获得情报后却不能做出正确解读,暴露出各方的合作和情报共享系统存在问题。

根据韩国电视台21日的报道,韩军联合参谋本部当天决定继续维持自19日以来发布的全军2级警戒状态,并持续强化对朝监视和侦察活动。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韩军各部队成立24小时持续工作的紧急应对小组,密切注意朝鲜军队的动向。韩国海军在黄海增派驱逐舰和警戒舰,P-3C侦察机和直升机加强战备飞行,而空军所有的飞行员都处于待命状态。韩国军方表示,朝鲜即使不进行“武力挑衅”,也有可能出动黑客进行“恐怖袭击”。韩国信息作战防御态势共分为五个阶段,目前已提升至第四阶段“注意”。韩军联合参谋本部则表示,最近几天朝鲜军队很少在户外活动,江原道和东海(日本海)附近的朝鲜军队降半旗,而在户外进行训练的部队则纷纷返回营队。韩国媒体21日的报道承认,韩美从19日至今没有发现朝鲜前方部队有任何特殊动向。

对朝侦察

美国动用先进侦察机

日本防卫相一川保夫20日下午表示:“我们希望能尽量与韩国、美国共享情报。”日本情报机关对朝鲜无线电信号特征颇为熟悉,2001年,鹿儿岛无线电监测站喜界岛通信所曾成功拦截朝鲜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并由此掌握朝鲜特工船的动向。因此,每逢朝鲜发射导弹或进行核试验等敏感时刻,美韩都希望与日本进行涉朝情报交流与分析。

而美国的技术手段最为先进。共同社透露,就在19日朝鲜发布金正日逝世消息之前,驻冲绳嘉手纳基地的一架美军RC-135电子侦察机就飞往朝鲜方向,“显示美国可能在朝鲜官方消息发布前就得到相关信息,做出派机监视的应变措施”。在朝鲜发布金正日逝世消息数小时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又加派了E-3空中预警机飞往朝鲜周边监控。按照美国的规划,如果朝鲜局势出现“重大事态”,美国空军将直接出动战略侦察力量。U-2高空侦察机会抵近朝鲜侦察,它的图像情报探测装置为先进的ASARS-2雷达,探测距离在160公里以上。U-2侦察机在距地面2万米高空拍摄的朝鲜图像情报,都会实时发送给美国第7航空队设在韩国的战斗作战情报本部,它还负责接收处理美军“锁眼”侦察卫星及RC-135电子侦察机获取的信号情报。目前韩军已请求驻韩美军增加U-2高空侦察机和侦察卫星的对朝侦察次数。

美韩军演

内容涉及“核生化弹头”

为了应对朝鲜核武,韩美早就制定了多套应急预案。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曾在国会上表示,驻韩美军在上世纪80年代将战术核武器部署到韩国,但在1995年全数撤出,面对朝鲜可能掌握实战化低当量核武器的“趋势”,韩国必须有所准备。美国传统基金会首席研究员科林纳也认为,在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后相当长时间内,美国认为朝鲜没有力量进行核装置小型化,但这一落伍的看法必须有所改变,应当考虑对朝鲜未来出现“核导弹”乃至“携带核弹的轰炸机”做出应对准备。

今年8月进行的美韩“乙支·自由卫士”大规模年度演习中,美韩就组建了针对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联合机动部队,模拟探测和摧毁朝鲜WMD武器隐藏场所、转移朝鲜核生化弹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