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称12省(区)教育厅长“跨界”出任(名单),,

统计称12省(区)教育厅长“跨界”出任(名单),,

2018-02-19 21:52 作者:小编

畜牧兽医局局长调任教育局长,哈尔滨最近的一纸人事调令引发各界关注。只在30多年前短暂做过中学教员的秦德亮,却在如今当上了地方教育局局长。这种“跨界”,让不少网友调侃。

而事实上,这种“跨界”在中国官场并不罕见。察时局(微信公众号:Cha_shiju)梳理发现,全国大陆31省(区、市),除新疆和西藏两地的教育厅长外(因官方网站简历不详),从非教育领域“跨界”管理教育的地方教育厅长就有12人,其中1名教育厅长在上任前甚至无教育系统工作经历。

 1厅长此前教育系统工作经历

现任各省(市、区)教育厅长中,除新疆和西藏外,12名厅长是由外单位调任,比如湖南教育厅长王柯敏和湖北教育厅长刘传铁,此前均为当地科技厅长。科技与教育密不可分,此类调任尚能理解。而有些厅长在调任前,其单位与教育领域相距甚远。比如山东教育厅长左敏,此前为山东审计厅长、党委书记,2007年6月挂职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建设管理局任副局长、党组成员;河南教育厅长朱清孟,此前为省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

有些教育厅长的任命不仅“跨界”,而且跨度极大。公开履历显示,云南教育厅长何金平在出任教育厅长前,完全没有教育系统工作经历。但他却在多个行政岗位上担任要职。调任教育厅长前,相继出任云南丽江市委副书记、大理白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州长。

民间素有“隔行如隔山”一说,此前已有媒体和学者对中国教育系统部分官员的“不专业”提出质疑。缘何主管地方教育命脉的教育厅长可以由非教育领域官员出任?

察时局了解到,地方教育厅作为省级政府的组成机构,其任命又地方负责,而教育部只是对教育厅进行业务上的指导,并不负责其人事权。而根据目前的干部人事制度,在干部选拔方面,需要在具有资格的一部分人中进行提名,其中,“级别”则成了“资格”的门槛,“按级别补位置”几乎成了官场规则。

“不是随便一个具有教育管理能力的人都有资格出任教育厅长,首先得有一定的级别,级别到了才能升任或调任”,教育系统一位官员介绍,而级别合适的人往往仅为少数。

鉴于此,诸多地方教育厅长中,仅有5人为教育厅副厅长升任。

高校党政一把手为教育厅长主要后备军

高校校长是地方教育厅长的主要后备军。现有厅长中,12人由高校党政一把手出任。即使是从其他部门调任教育厅的官员,部分也有过高校工作经历,这样的人多达21人。比如河南教育厅长朱清孟,虽然出任教育厅长前为省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但他此前曾在4所高校工作过,出任过2所高校的党委书记。

“学而优则仕”,这也印证了中国从古至今的仕途模式。其实,很多教育部直属的副部级高校,校长、党委书记调任中央部委的也大有人在,比如同济大学前校长万钢,此后就出任科技部长;曾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的袁贵仁和曾任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的郝平则分别出任目前教育部长和副部长。即使在国外,大学校长被任命为“内阁部长”也屡见不鲜。

“高校一把手不仅熟悉教育领域的情况,也具有丰富的教育行政管理能力”教育部一位官员如是评价。

此外,高校校长出任教育厅长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地方教育厅长同时兼任高校工委书记,比如朱清孟、广西教育厅长秦斌等,也有部分厅长同时兼任该地的高等教育局局长,比如江西教育厅长李兴旺。

建议官员提拔注重专业素养

近年来,我国先后对教师、校长、学校理事等职业给予专业化标准和要求,但却鲜少对教育局长和教育厅长的专业提出要求。而地方教育厅长,不仅是国家公务员、行政官员,也是地方教育的主管,对推动区域教育发展至关重要。

对此,一位教育系统官员建议,教育系统的官员在选拔任命时,需要考虑对教育领域的熟悉和专业程度。

所谓“教育家办学”而非“官员办学”,这也是目前教育改革的方向之一。

教育专家熊丙奇亦撰文认为,“舆论对教育局长任命的关注,多少反映出大家认为教育局长多少需要懂一点教育,不能外行领导内行,但我国地方政府在任命教育官员时,首先考虑的是官员的轮换安排、行政级别。”换言之,“任何一名官员只要行政级别符合条件,都可跨界出任教育局长”。